栏目名称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人物风采

姜霜菊脚下沾泥土 心中有真情

发布时间:2018-11-09

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。姜霜菊在办案过程中,始终怀着一颗爱心去面对当事人。而这一切,都源于一次让她终生难忘的经历。

1984年,姜霜菊到赣榆法院当了一名书记员。那时正值哺乳期,为了防止奶溢出来,她就用厚厚的毛巾裹着胸脯。为了办案,这些她都可以忍受。但她儿子的一次意外事故,让她差点痛失爱子,至今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。

当时,她因为上班,请了16岁的亲戚帮忙带孩子。一次,这个小姑娘不小心让孩子把小西红柿吸到了喉咙里,孩子当即窒息。小姑娘吓得赶紧抱起孩子出门,恰巧遇到一位骑着自行车的中年人,他二话没说,立即带着他们赶往医院。孩子被抢救过来,而那位好心人却悄无声息地走了。这位好心人不是她的邻居,也不是当地人,有目击者说可能是邻近的山东人。姜霜菊说:“没有这位好人,就没有孩子的生命。而作为母亲,孩子的生命就是母亲的命,给了孩子生命,就是给了我生命!我会一生做好事、做好人,来回报社会,感恩社会。”

有那么一个案子,让姜霜菊跟着哭了。张亚是名精神病患者,年少时因家庭条件困难而辍学,看着姐姐与弟弟能继续上学,她经受不住打击,因此患病。成年后,张亚从南京嫁到了赣榆。

那日,张亚的妈妈带着张亚找到姜霜菊,希望判张亚离婚。张亚的病情可以用药物控制,坚持用药她就和正常人一样,可是,因为怀孕,张亚的婆婆怕影响胎儿就擅自把张亚的药给停了。张亚病症复发,婆婆不给药,瞒着张亚的丈夫,把张亚锁进小屋,有时还不给饭吃。邻居实在看不下去,偷偷把张亚放了。张亚的丈夫提出要张家返还彩礼。

姜霜菊听了事情经过,严厉地斥责了张亚的妈妈跟家人:“你们全家欠她太多了,你们像甩包袱一样把她甩给别人,沦为生孩子的工具,这是家人应该做的事情吗?她本来就身体不好,难道不需要你们更多地照顾跟关心吗?”

说着,姜霜菊抹起了眼泪,张亚也默默地流下眼泪,她能听得懂。姜霜菊转回头对张亚的丈夫开门见山地说:“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,如果她不能生孩子,你还会照顾她关心她爱护她吗?我给你几分钟,好好想想。”5分钟后,他只说了一句话,便转头离开了。他说:“我问过自己的良心了,同意离婚!”

30多年来,姜霜菊办理的案件基本都是以调解结案,自愿达成协议,没有一起案件走判决程序。有一年,姜霜菊接手一件离婚案件,按照相关法律规定,她本可以判决准予离婚,但面对离家已经5年、申请离婚已经3次的原告,面对原告扔给婆婆的3个孩子,面对整天酗酒的原告的丈夫,她决定要为3个孩子争取应有的权益。

原告第4次起诉离婚的时候,被告来到法院,宣称,如果法院判决离婚,他就到法院杀人,他认为女方有过错。开庭后,姜霜菊来到被告家,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:厨房连锅灶都没有,板凳只有三条腿,家中只有一张床。这个时候,已经是上午10时,被告还在睡觉。她把被告叫起来,连坐的地方都没有,只好来到被告母亲的院子里。而他母亲的院子里也是杨絮飞舞,地上到处是垃圾,她只好坐在一辆破旧的三轮车上。

此时的姜霜菊心中百感交集,她对被告说:“你还是男人吗?你母亲这么大岁数还要为你操心。你不能把别人的过错拿来惩罚自己的亲人!”被告的母亲默默地在一旁垂泪。被告的长子刚满18岁,因为聚众斗殴被取保候审。老二老三是龙凤胎,刚刚5岁,此时正偎在奶奶的身旁,让人心生爱怜。

“你的长子为什么犯罪?就是因为你天天喝酒、孩子没人管造成的。他犯罪,作为父亲你就是罪人。一对龙凤胎如果没人教育,还会像你的长子一样,你一生的罪过永远也赎不清!”姜霜菊用情用理开导,试图用亲情唤醒醉生梦死的被告。初谈时,被告还很“痞”,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,后来慢慢地竟然痛哭流涕起来:“姜大姐,我明白了,都是我的错!”接着,被告表示同意离婚,孩子都由他负责抚养。他说,明天就出去打工,挣钱把房子翻建了,好好教育3个孩子。

脚下沾有多少泥土,心中便沉淀多少真情,散发泥土香的人是最接地气的。姜霜菊长期扎根基层,始终坚持把以人为本、和谐执法的理念融入到司法审判工作中去。她认为,每个百姓的心里都有一杆秤,只要你站得正、断得公,付出真情,没有化解不了的矛盾。

一位女教师与丈夫李某是在上师范学院时相爱的,毕业后,她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,背井离乡,义无反顾地追随男友来到赣榆县。但李某脾气暴躁,婚后稍有不如意,不是破口大骂,就是拳脚相加,最后还提出离婚。女教师伤心欲绝:为了婚姻,她远离家乡,娘家已和她断绝了关系。要是法院再判决离婚,她就再没有别的出路,只有一死了之了。

姜霜菊了解情况后,立即把李某找来,将心比心,用心感化。以两人的感情基础为突破口,让李某重读恋爱期间给妻子的情书,直到李某态度缓和。姜霜菊用比喻法对他们说:“两个人建立一个家庭,就相当于两只小鸟做了一个窝,又生了小鸟。现在你们要拆散这个窝,拆了以后还要分这个窝的小棒棒,小鸟就会掉下来摔死,你们还不如一只小鸟。”法庭上,李某幡然悔悟。

案后,这位女教师感恩地说:“我娘家不在本地,姜大姐就是我的娘家人!”